新闻动态   News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主页 > 公司新闻 >

滇缅公路通车80年祭 自驾车行走滇西第3天

2018-09-03 07:57      点击:

  滇缅公路建成后不久,曾昭抡教授乘车沿公路从昆明走到畹町,著有《缅边日记》一书,对路况进行了详细记录。2018年8月31日,是滇缅公路通车80周年的日子。我按照曾教授的记录,驾车行走了一遍。在这里,把沿途所拍照片,与80年前的《缅边日记》配合,与您共享。

  从昆明出发,第1天到楚雄,第2天到下关(大理),今天是第3天,将从下关前往保山。但在出发前,忍不住说几句大理。

  大理是个很美的地方。作为一个北京人,数年前第一次到这里,便由衷地赞叹不已——实在太美了。反观自己的家乡,虽说被很多人景仰,可它的气候、环境,实在无法恭维。有人会说,北京是数个王朝的国都,风水宝地呀。事实上,稍微了解点儿历史,便能知道,北京之所以成为国都,主要源于地缘政治。从宜居角度看,它输给许多地方。

  身边一些忍受不了北京如此“发展”的友人,要么技术移民,跑到大洋彼岸享受生活。要么移居云南,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给自己打造一个舒适的生存环境。我也渴望有那么一天,能在苍山洱海之间,弄个小院,此生便无憾了。

  带着对大理的眷恋,驾车西行。

  从下关到保山,滇缅公路的长度为256公里,从下图可以看出,它有2次往北兜圈,尤其是第2次,也就是过了永平县之后,滇缅公路往北转了很大一圈。这是因为,当时修建滇缅公路只用了8个月,时间仓促,来不及进行详细的勘探与调查,主要是在驮马走的路的基础上,扩建成汽车走的路。后来的320国道,进行了重新规划,显得更加合理。正因如此,这一段滇缅公路,后来只用于当地村庄之间的往来,因而保存完整,再加上人烟稀少,环境优美,是自驾游的佳地。

  以下,是80年前曾教授的日记(套红文字,是我的补充)。

  6时33分,从下关启程。路沿着洱河下溯,一共有20公里左右。起初路在河的南岸走,途中在离下关只有两公里的的地方,路过天生桥。(我的出发时间,比曾教授晚2小时,是8点33分,旅馆距离洱河很近,出门便沿着它行驶,与曾教授书中的记载,完全一致。)

  在河身很窄处,河中有一座天然生成的窄石门,水经石门,急奔下去,造成一幅最美的风景。在这处河的南岸,有一块石碑,上写:汉诸葛武侯擒孟获处。(找了半天,也没能找到那块与诸葛亮有关的石碑。)

  对岸矮山上,有一座庙宇,据说里面供的是诸葛武侯。据考古专家说,天生桥附近,唐时南诏国的遗民最多,几乎随地可以拾得。此外又有人说,洱河本来不从天生桥下流过。民国14年大理地震以后,洱河改道,方才改为流经此处。

  在距下关约6公里(距昆明418公里)的地方,公路走过横跨洱河上的大石桥,这桥名叫”洱河桥”,是大理、漾濞两县交界的地方。(在这里,目前有两座桥,下图右侧是目前使用的公路桥,左侧有座闲置桥,上面停着一辆大货车。不知道曾教授看到的,是不是它。)

  过桥后,路顺着河的北岸前进,约3公里以后,走过设在河旁的“大理麻风隔离所。据说因为大理一带麻风病多。(如今,这一段路的两侧,以鱼庄最多,一家接着一家,弄得我很纳闷,真有那么多人跑到这里吃鱼吗?)

  再向前去5公里左右。两岸山上的树最密。山也比较地更是高而险陡。河流也更急起来,这处附近几公里的风景,尤其是洱河美景中的精采。(这段河谷的景色虽然不错,但来往车辆很多,恐怕很难停下车来,静心慢赏。)

  路过第2座藤桥以后,陡向右转。这处是洱河流入漾濞河的地方,地名叫做平坡铺(距昆明约434公里)。从这处起,路改着溯漾濞河而上,取西北方向,走了快10公里,走过县城附近横跨漾濞河上的大桥以后,公路很陡地盘上一座大山。这山属于苍山山脉,它的最高峰名叫杨梅岭,所以也常把这山叫做杨梅岭。(从游览的角度,滇缅路有2段最精彩,第一是下关到保山,第二是保山到龙陵。其中,下关与保山之间的这段杨梅岭,也叫秀岭段,是很精彩的路段。)

  这段翻过杨梅岭的公路,有的地方非常地陡,转弯的地方非常地多,一旁又临着很深的山沟。因此在这段路中失事的车子,也是非常地多。(这段路的路面,用石头铺就,据说,滇缅公路刚修通时,就是这种路面,后来为了提高运输效率,从美国买来沥青,将其变成柏油路。遗憾的是,从中缅边境开始铺,快要铺到怒江时,日军打了过来,占领了怒江以西地区,柏油路便宜了日本人。)

  一共盘了14公里的山,方才到了杨梅岭的顶上(距昆明464公里)。此处的高度是海拔2401米,比漾濞县城高出752米之多。(这段路的景色非常不错,一是以苍山为衬托,二是山中的片片梯田,三是散落在谷中的民居,一片宁静与安详。)

  从杨梅岭的山顶前去,经过2公里较平的路以后,路陡行盘下山去,6公里到太平铺(村名,距昆明473公里,海拔2054米)。

  由这村前行,路改往上盘。一公里半以后,又改向下盘。在这段山路中,看路旁露出的岩石,似乎这片山大部分是由暗红色的泥板石构成,土质很是松动,山上却仍是满长着树,风景仍然很美。(这段路在2013年,被大理州定为文物,近几年又将路旁的里程碑,更换为带有滇缅公路字样的新碑。)

  一路下山,路的左边,大部分是临着一条小溪下溯。到后来那溪慢慢地展宽,成为一条水色碧绿的小河,就是胜备河。这河并不宽,不过水是异常地清,看来作美丽地碧绿色。(曾教授看到的是碧绿色的河水,而我几次走这条路,看到的都是比黄河更黄的河水,不知为何。)

  由太平铺起,走了12公里,路下到山脚,前去走过漾、永平两县的交界点,横跨胜备河上的胜备桥。(曾教授记录的里程,该桥距离昆明485.6公里,而新竖立的里程碑,标的是452公里。)

  现在所谓的“胜备桥”,是座新式的公路桥,但是在这桥附近,有一座旧的铁索桥。(我没看见铁索桥,估计是已经拆除了。滇缅公路上当时有5座桥,目前,有2座桥异地保存,1座桥原地保存(惠通桥),1座桥消失。这座胜备桥(亦称顺濞桥)是唯一原地保存,且仍在使用中的桥梁。不过,我这次经过此处时,看见桥旁正在施工,似乎是正在建一座新桥,如果真是如此,新桥完工后,这座桥也将“退休”,像惠通桥那样,成为文物保护起来。)

  在胜备桥附近,碧绿的小河,夹在两座满长着绿树的的大山间往下流,又是一幅极美的风景。

  过了胜备桥,路又改向上趋,盘上杉松哨的大山。这山似乎比杨梅岭更大,上山的路,一般地说,却没有翻杨梅岭那路的陡,有的地段相当地平,有的地方甚至稍向下趋。(过胜备桥后,滇缅公路有一段下坡,下到一条山谷里,并与320国道会合,但仅仅过了300米,320国道往左转,滇缅公路直行,7公里后抵达北斗,左转,穿过北斗乡,开始爬杉松哨山。)

  上山路一共走了30公里,方才盘到位在山顶的铁丝窝(距昆明515.5公里)。这处山顶海拔2605米,是滇缅公路上最高的一点,比山脚的胜备桥(海拔1640米)高出快一千米。(离开北斗乡,爬到铁丝窝,这段路同样很美。在下关与保山之间,它与刚才爬的杨梅岭,是最美的2段。)

  由这处前去,先走了一段不到1公里的平路,随着就陡向下盘。2公里过杉松哨(距昆明约518公里,海拔2436米)以后,路继续陡向下盘。(从北斗乡算起,这段路走了20公里,翻过山后,与320国道会合。)

  我们于11点39分,到达永平(距昆明530公里,海拔约1780米)。午餐后,12点半,我们从永平动身。2公里穿完永平坝子以后,路在荒山顶地带穿行。(从昆明出发时,油没有完全加满,抵达永平县城时,先是加油,然后吃午饭,吃的是当地人最喜欢的饵丝,小碗6元。)

  如此地走了8公里,路旁方才又看见丘陵田。再前3公里,走过北河桥(距昆明541公里)。这桥跨在北河上,桥头树着有一块碑,记载落成的经过,但是河并不宽,桥也并不大。(按曾教授记载的公里数,确实看到一座桥,但不知是不是抗战时期的桥。)

  更前2公里,路过杨梅坡(小村,距昆明543公里),这时两旁所见,已经不再是荒山风景,而又是秀美的多树的山。路是左边临着一条小溪,在两山间穿行,势向上趋。6公里以后,路又陡盘上一座大山,路势很险。(上山的路,开始很好走,后来偶尔出现破损,我开的是轿车,遇到破损,就得放慢车速,以防磕底盘。)

  由杨梅坡起,走了12.5公里,我们到了山顶的麦庄丫口(距昆明555.5公里)。这处山口,是永平、云龙两县的交界,也是一座分水岭。

  由此处前进,路陡盘下山。走了十几公里以后,来到河边。(上次走这段路时,非常好走。可这次发现,破损处比较多。)

  从距昆明573公里的地点起,路的右边,溯着一条小河下趋。河水相当地浑,流来也很急,激在石块上,造成瀑流。(这条河叫沘江,不过,由于下游不远处修建了大坝,水面已经很平了。)

  前去3公里左右,看见这河流入澜沧江。那江比方才的河,水清得多,小河流入之处,清水和浑水的界限,分得十分清楚。(您看看下图中,沘江与澜沧江的汇合处,泾渭分明。)

  沿着澜沧江走,大约1公里,便到了横跨江上的功果桥。澜沧江上的功果桥(距昆明577.6公里,海拔1410,较麦庄丫口低1075米),是一座伟大的新式钢索吊桥。这桥完成不久,两端各用粗的钢索八根(分成两半,一边四根),将桥身吊起。桥的载重量是7500公斤。(遗憾的是,前些年修建大坝,功果桥所在的位置,已经被淹。功果桥也已经被拆除,搬迁到沘江上游,靠近云龙县城的地方,异地保存起来。功果桥其实有两座,曾教授看到的是新桥。设计者陈昌淦先生完成这项工作后不久,不幸遇难,这座桥因而命名为昌淦桥。)

  功果桥旁,是功果村,街上有几家饭铺、点心铺,和旅店。我们是下午2点18分到的功果。在这里停了半点钟,又开车前进。由这处起,路的左边,沿着澜沧江下溯。(功果村还在,但已经不是原来的位置。村旁还修建了功果桥纪念碑,随后的公路,路况很棒。)

  顺着澜沧江走,12公里过云龙、保山两县交界处的坡脚(距昆明约590公里,海拔1394米)。再前17公里,在距昆明607公里的地点,江向左折,路向右转,离开这江,路过瓦窑村(距昆明612公里,海拔1410米)以后,过了一座桥,随着就盘上山去。(沿澜沧江走的时候,与320国道会合,从这开始,直到保山市区,滇缅公路始终与320国道并在一起。离开澜沧江之后,开始爬山,上山处的瓦窑村,现在是个很大的镇子。)

  路过瓦窑村(距昆明612公里,海拔1410米)以后,盘上山去,这段上山路,大部分很陡。有的的地段,路旁临着很深的山沟,看来很是危险。今天一路来,所翻过杨梅岭、杉松哨、麦庄丫口三座大山,都属苍山山脉。过了功果桥以后,,澜沧江西岸的山是属于怒山山脉。

  走了20公里左右,方才达到最高顶的旧寨(距昆明631公里,海拔2151米)。旧寨的大山,是一座分水岭。(路旁的标示,与曾教授的记录,完全一致。)

  过山顶,下山路走了20公里,过左所营后,我们的车,就坦直地穿着保山坝子前行。

  7公里后,过板桥,这是个大村,距昆明659公里,海拔1846米。(板桥现在是个镇,规模很大,镇中的老街还算有些特色,镇子西门外有牌楼和雕塑,值得去看看。卫立煌将军就任中国远征军总司令时,司令部就在板桥镇东面几公里的地方。)

  16公里到保山县城东门(距昆明668公里,海拔1846米)。以时间计算,我们早晨6点33分由下关启程,下午6点10分到的保山。去掉在永平和功果桥两次休息,256公里的路程,一共走了10点钟左右,平均一点钟走25公里。(说起来,真是很奇迹,我抵达保山,把车开到旅馆,停下车来,看了一眼表,居然也是6点10分,与曾教授的记录分秒不差。不过,我是早上8点半出发的,比曾教授晚了2小时,可路上吃午饭的时间,用的比较少,如此计算,实际的行车速度,与80年前,几乎是一样的。)

  在保山住宿一晚,明天,将从保山前往龙陵。